Seedling

徵十郎是白月光,是永遠的底線

……

其实从宝石之国整体世界观来说,我不太赞成月球组这对cp

但是从他们个人来讲……

月球组!好吃!!(多社情啊!(ntm

(吧唧吧唧

(啃一口奸诈腹黑菠萝

赠书活动 | 假如你的生活充满小确丧,那你应该看看这本书

拉低中奖率


提香:

首先,让我们来做一个测试:

看到下面这张图,你首先看到的是什么?


A:一个长着眼睛的白色小鲸鱼


B:小孩子沾满泡沫的嘴巴


C:什么?哪有图?看不到啊


 


你的选择做好了吗?


接下来,让我们看一下测试的解析吧:


如果你的选择是A,恭喜你,你就是那个宇宙中性格充满童趣大脑富有奇幻想象力的天降之才!快去当设计师!


那如果你的选择是B,同样恭喜你,小伙子眼睛很毒嘛,可以一眼透过现象看到本质,有现实主义倾向的人格哦~


如果是C,嗯……跟我们亲切地说声再见吧朋友


 


言归正传,其实上面这个简单的小测试里用到的图片,是来自设计师克里斯托夫尼曼的作品——《抽象城市》,也是本次活动的赠书,可以直接拉到底部看活动详情。







相信学美术、设计的童鞋大部分都知道,克里斯托夫尼曼是相当有名气和影响力的设计大师。


他是当代备受瞩目的设计师、插画家、作家,被誉为设计界的鲁本斯。





同时,他是《纽约客》首位AR封面设计者,也是NETFLIX最高分纪录片《Abstract》首集主人公几乎获得过欧洲所有的设计类国际奖项年仅40岁即入驻“纽约艺术指导协会荣誉殿堂”


从2016年开始,除了为各大杂志设计封面之外,尼曼在ins上开始了个人插画的更新,至今已拥有810000个粉丝。


 


尼曼有各种各样清奇的脑洞,比如,他认为经常看同一幅名画容易产生视觉疲劳,于是——




名画被转为马赛克……




比如,他喜欢在乱糟糟的物品上添上几笔,于是——




一团电线变成了炸弹!


 


他的小插画往往组成简单,风格清新,在极简的线条下让人惊呼脑洞大开。










这些插图看似简单,却需要极其丰富的想象力和细致敏锐的观察力,才能在平凡琐碎的日常生活中看到不平凡的一面,捕捉一闪而过的灵感。


 


克里斯托夫尼曼曾解释为什么在网上开始上传自己的小插画:


高强度的工作让他感觉自己的创意被榨干,而这并不利于职业生涯的长久发展,于是他选择在周末抛开所有工作,专门潜心捕捉生活中的灵感,再将它们一个个从头脑中落实到纸上来。

在尼曼的灵感里,一个个简单的物品似乎被赋予了新的生命,长了眼睛,有了思想,生活中都充满了童趣。




对睡眠也有自己独到的看法:






推荐阅读:


《抽象城市》

国际尖峰设计师
克里斯托夫尼曼的疯狂创意图集。

一本超乎想象的脑洞书,17个治愈现代社会病的幽默故事、305幅酷到让人颅内出血的插图,轻松解压,激活创意。图书界的“爱马仕”,被艺术、时尚界誉为潮流实用的生活圣经。










福利弹【《抽象城市》赠书活动等你来】


参与方式:


关注“提香“并给这篇文章点赞,然后转载或推荐本文即参与成功啦。提香会在推荐或转载本文的用户中抽取17幸运儿赠书。


 


赠书活动时间:11月28日—12月5日


赠书人数:17人


赠书获得者名单公布:我们将于活动结束后,在“提香”账号上面公布成功获得赠书的用户名单并私信通知你。



……

我有点方,最近喜欢日光的人为什么会暴涨(๑•ี_เ•ี๑)

……我、我现在删掉它还来得及吗

突如其来的100fo???

刚刚发现100fo了居然,悄咪咪蹦出来问问有没有什么想看的,,,(虽然还欠着一堆坑x

(๑•ี_เ•ี๑)

顺带,如果没人理我这个点梗就作废了,我继续咸鱼(bushi

一个简陋的自我介绍(๑•ี_เ•ี๑)

闲着没事弄个自我介绍(x

圈名禾砸(秧苗的那个禾
圈小名杂草

自认渣渣禾(不是太太不是太太不是太太请不要叫我太太!

【龟速更新(说不定还会坑)谨慎关注!】(最近是回心转意对征十郎一心一意的状态(偶尔爬爬墙头x

很喜欢BB,但其实和不熟的人不太能聊的来(和熟的也不一定能聊的开(๑•ี_เ•ี๑)
因为我不是健谈的类型呢hhh
可能比较喜欢单方面的BB,偶尔有人回应会很开心

但是有时候就会发生聊着聊着话题枯竭的尴尬场面,不知道回什么,这时候会索性装鸵鸟干脆不回复(๑•ี_เ•ี๑)

坑品其实不太好,有在努力改正啦,文笔永远撑不起脑洞系列v(´-ι_-`)v

bg,bl,gl都吃
脾气某些地方很炸某些地方又出奇的好,已知忌讳的雷点有互攻,反攻,娘受,弱受,小白受,第三者
是个彻彻底底的攻厨,我喜欢的人基本上全会被我认定为攻(不管他在别人眼里有多受
不吃!魔道祖师!和!渣反!以及!天官赐福!!(如果有人三番五次劝我吃我一定卧槽他全家(高三时亲身经历(๑•ี_เ•ี๑)
除了以上其他踩雷全靠缘分x

对自己喜欢的东西,本人可能有点轻微的m属性v(´-ι_-`)v

底线目前有王琳凯,赤司征十郎,轰焦冻,神谷浩史,利威尔,泽维尔(日后不定期更新(๑•ี_เ•ี๑)
((以上全是我厨的人,对没错,他们在我心里全是攻(神谷除外,我有点吃野神

不过说起来目前估计只会产琳琳和泽维尔的粮呢,应该说其他产了也不会放出来 ∠( ᐛ 」∠)_

话说我最近在往画手方面努力爬行啊!

睡前短打#5

【王琳凯x你】

OOC预警
XXJ文笔

勿上升正主

——
    你昨夜做了个梦,梦见山河长川,四海八荒,一眼望去极尽缱绻。
   

    你所爱之人站在你身后环住你的腰,与你轻声耳语,你朦胧了双眼,只觉自己仿佛飘在云端,甚是宽慰自由,你轻轻握住他搭在你腰腹间的手,斜过头吻上他好看的唇,微阖上的双眼间羽睫轻颤,像是墨色蝴蝶在随心翩跹,你贴着他的唇角轻轻呢喃着动听的情话,他垂下眼,视线扫过你平静无波的面容,慢慢回应起你的吻,唇齿间的触碰温柔而又缠绵。
    你似是醉了,醉在了他难得的温柔里,醉的理所当然、义无反顾。
   

    后来他放开你,你顺势跑向茂密草原的中央,呼啸的风掠过你的耳,撩起你的额发,将它们吹的揪起又散开,你抓着自己的鞋子忍不住笑出了声,肆无忌惮的笑出声,笑声被风带到了他的耳边,你边跑边张开双臂转起了圈,东倒西歪在青绿的草原上放肆的挥洒自己的生命,你的裙子是雪白的,这雪白的裙角似也是被这茂盛的草原染上碧绿的颜色,好看得紧。
   

    他看着你,嘴角溢出笑容,在你终于停下奔跑望向他时扬起张扬的眉角向你张开双臂,一步不挪的向你挑起调皮的微笑。
    你向他吐起舌头,向他摆了个鬼脸背过身去,顿了两秒却又哈哈笑着转身原路返回跑向他向你展开的怀抱,你撞了进去,甚至将他撞的禁不住后退了一步,你抱住他的脖子迅速的吻过他的鼻尖,随后两人相视中笑了起来。
    他埋首在你颈间蹭起毛茸茸的脑袋,你怕痒的想把他的头推开,却抵不过他的力气两个人在打闹中齐齐倒了下去——你们倒在了一片冰凉的水里。
    倒下的时候溅起颗颗水花,迸溅在你们的身上。
   
   
    他躺在水中,浅浅的透彻的水淹没了他半边身子,几尾热带鱼在他身旁转悠的欢快,你听见他从你头顶传出的笑声。
    你自他胸前撑起身体,他浅色的卷发随着你的动作从你头顶滑落下来,散落在他的脸上。
   
    他松开禁锢在你腰上的手,趁你不注意将你环腿抱了起来,在你惊慌失措的惊叫一声搂住他脖子时笑着踢起白色的水花,你缩在他怀里,看着他的脸上的笑容忍不住轻轻晃起自己的小腿,露出一角的裙边荡在空中,卷起层层水浪一般的花纹。
    你的耳朵贴着他的左胸,却只听到了空旷的平静。
   

    他突然停下脚步,你转头看向他停下的方向,云朵似乎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他抱着你站在山崖,向着远处隐在云雾中的山脉呼喊——
    掷地有声的清脆少年音掠过你的耳朵在复杂山川中无限放大,你听到阵阵回响。
    “我——喜——欢——你——啊——”
   

    你突然就热了眼眶。
    回过神你站在山巅,低头便是万丈深渊,你举起手圈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学着他的样子呼喊出声——
    “傻——瓜——”
   
    你转过身却没有看见任何人,空空荡荡的好像世界只剩下你一人,你却笑了起来,笑得直不起腰,眼泪被风带离你的眼眶,卷着飞向冰冷的空气中。
   

    雾气乍起时,你似乎看见他站在你身边,嚷嚷着陌生而又难以出口的情话,大嗓门让原本听起来温情的话语变得搞怪又好笑,你看着那个模模糊糊的身影,一时间想笑却又笑不出声,只能勉强在嘴角扯起难看的弧度,你呢喃着什么,虚弱的声音还没飘出口便消散在了你心里。
   

    你轻轻迈前了一步,前方是你望不见尽头的蓝色大海,你看见他站在水的中央,与你之间相隔着汹涌的海浪,他向你张开双臂,你的小腿浸在海水里,举步维艰的你停在原处,脚下踩着硌人的细沙,翻涌的海水铺天盖地的打过来,淹没了你。
   
   

    阳光投进你眼里,你看见他滑着滑板渐渐变得透明,直到你再也看不见他。
    你忍不住踉踉跄跄的跑了起来,原本光滑的脚上布满行迹斑驳的伤痕,你流着泪呜咽出声,想嘶吼什么却又因为喘不过气只能小声哽咽,你终于听见你那时候想对着山川叫喊却终究没说出口的话。
    你听见自己说——

    “我也喜欢你啊。”

    我也喜欢你啊——

    我也、喜欢你啊。
   

    你仰起头向着燃烧的灼烈的太阳张开手臂,耳朵上带着形状夸张的耳钉闪着刺眼的光亮,你嘴角带起张扬的笑容,身后的时间重新开始流动。
   


    你做了个梦,梦里见到了他带你去过的山河长川,天涯海角,你们牵着手一脚一步的踩遍世界。

    你梦到你们的曾经。









我也不知道我究竟在BB什么(๑•ี_เ•ี๑)

想写意识流,但我不知道具体怎么写,有知道的太太请指点一下我,评论私聊都可以!(我想要找个人BB(bushi

也许ooc……不,是肯定ooc了吧(๑•ี_เ•ี๑)

重发的原因是说好不打tag怎么又打上去了(๑•ี_เ•ี๑)

日光#1(泽维尔x玛格达

XXJ文笔
不知道有没有OOC
👀

玛格达觉得面前这人过于逾距了,面色有些不愉的看着他擅自抓住她臂膀的手,嗓音里带着点星寒意。
“男爵这是做什么?”
自称威特尔斯家族的男人缩回自己的手,讪讪笑了笑,眼里飞快闪过漆黑的恶意,他觉得自己被轻视了,被玛格达这个初回元老院的年轻姑娘轻视了,这让他本就不怎么宽阔的胸襟又窄了一半。
事实上玛格达只是在按照礼仪课老师教的流程走罢了,她也确实不大喜欢和不熟悉的人太过亲近。
宴会上繁琐的礼节让她很是不耐,语气间也夹带了自己都不曾发觉的烦躁,她讨厌磨的自己的脚生疼的高跟鞋。
她想起今天早上出门前母亲的嘱托。
“玛格达,你今年多大了?要记得和各家的公子保存一定的距离,当然,适当的接触留一些好感是必要的,这对你未来的感情托付有很大的帮助。”
这是要谈婚论嫁的意思吗?
玛格达湛蓝的眼睛里映出交好攀附的人群,眼神有些茫然,她和这片虚伪的气氛简直格格不入。
她累了,想回家。
但是母亲和老师都教导她淑女是不能擅自从宴会上离开的。
她缩在大厅的角落,垂首盯着自己并起的脚尖,脑子里开始漫无边际的思考起一些无所谓的事情。
直到她垂下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皮甲棕色的鞋子。
她抬起头,湿漉漉的目光直直撞入对方的眼睛里,她下意识的直了直腰板,软声道:“泽维尔先生,日安。”
青年肩膀上漂浮着的黑色影子依旧不知道收敛的扯着轻佻的语气嚷嚷:“哟!这不是搓衣板小妞吗!”
泽维尔熟练的轻声念了一段咒语,让黑影顿时没了声只能在他脑袋上乱飞表达自己的不满,泽维尔朝着玛格达微微颔首,眉眼温柔的向她打了招呼。
“失礼了,日安,埃伦斯坦小姐。”
他焦糖色的长发有些凌乱的披在脑后,玛格达盯着那一截卷翘的发梢看出了神,竟是对泽维尔的问好没反应过来。
这可不是个合格的淑女该出现的失误。
母亲的话突然又在脑子里回响起来,把她震的一个激灵,她眨了眨眼睛,突然又想起来面前人高贵又不可攀的身份,背在身后的手顿时紧张的揪起自己的手套,她忽的挪开有些失了礼数的目光,向泽维尔露出一抹带着歉意的微笑。
“抱歉,泽维尔先生,我走神了。”
好在对方向来是个不爱刁难人的,也没有过多计较,也许是因为气氛乏闷,泽维尔开始主动找起了话题。
玛格达顺势沿着他抛出的枝子接了下去,青年和少女站在一起,气氛看起来倒是非常融洽的,如果能忽略在两人头顶上乱飞的黑影就更好了。
等玛格达好不容易熬到舞会结束已经是黄昏将近了,她侧过脸,自以为无人发觉的打了个小小的哈欠。
殊不知一切都落在了泽维尔的眼中,他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扫过玛格达的裙边,将她送到马车上,礼貌的向她道别。
玛格达因为终于可以回家而放松了腰身,软软的瘫在柔软的垫子上,对泽维尔的道别发出了轻松的回应,原本就清铃的嗓音变得缱绻又柔媚。
泽维尔似乎有些怔愣,在马车驶远后依旧在原地站着。
黑影围着他转了两圈。
“诶,这就是你们人类说的那什么……...双标?真不知道你看上她什么了,那个搓衣板一样的身材……”
“闭嘴。”

……
玛格达被压在墙上,胸前的柔软随着动作起起落落,姣好的面颊潮红,攀附着他肩膀的手无力又无助的揪在一起,嘴里不住发出压抑的低吟。
她讨饶的看着他,眼中水汽蒸腾,连着长长的眼睫毛看起来都是湿漉漉的,他止不住心中疯狂生长的欲念,抬起她的腿凶狠的捣入。
她难受的呜咽一声,一口咬住了他的肩膀,含含糊糊的媚声唤着男人的名字。
“泽维尔先生——”

……
他猛地睁开眼,夜晚的颜色似乎要吞噬掉一切,黑影飘在他脑袋边上,吵吵嚷嚷的声音让他的头更疼了。
“你个木鱼疙瘩居然开窍了!你居然还做了和那个搓衣板小妞的春——唔唔!!(泽维尔你大爷!老子我#$%@&!”
他喘了口气,梦里玛格达的呻吟似乎还在头脑中回荡,他闭了闭眼,重新将自己摔回床上,睡意却一点都不剩了,他撸起散在脸上的额发,橙金色的眼睛看着水晶吊灯上繁复的花纹,眼前又浮现出玛格达今天白日里隐忍的表情,让他忍不住想要把她欺负的哭出来。

玛格达……
他伸出手虚抚上眼前自己幻想出的脸庞,眼神却僵住,最后五指握成拳将幻象捏散在手中。
感觉自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玛格达回家后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没有行程,她光着脚丫蜷在竹藤椅上晒着午后的暖阳,觉得人生一片美好。
“唔……”玛格达捧着闲暇时读的书,被阳光晒得有些困意,小脑袋止不住的开始点起了豆子。
埃伦斯坦夫人制止了女仆想要将她叫醒的动作,轻轻叹气,转身离开了,她今天要去赴赞助人的约。

略有些刺眼的阳光透过菱形的窗口投射进来,一些不规则光斑像雨滴落下一般随意的洒在了光滑的木质地板上,少女缩在设计典雅的藤椅上,看起来小小的一团,阳光从左侧斜照过来,映亮了少女的半边身子,她的面目安详,嘴边似有似无的勾带着笑容,似乎在梦中遇到了什么美好的事情,刚刚在读的书被遗落在了地板上。
她睡得深沉,双腿蜷曲缩在宽大的素洁白裙中,只露出了一小截小巧精致的、连指甲都修剪的整整齐齐的脚趾。
像是中世纪油画大师笔下富有生机又充满魅力的画卷。
——
泽维尔抿唇落下了最后一笔,将手中的画笔搁置在一旁,拿起刚刚作好的画摆去晾干。
黑影语气里简直充满嫌弃:“泽维尔你这个闷小子也就只会干这些婆婆妈妈的事儿了,喜欢那个小妞直接把人绑回来啊,天天搁这偷偷摸摸的用法术偷看人家小姑娘的隐私——”
“……”
泽维尔对黑影的念念叨叨不予回应,只将目光专注在画卷上——上面画了蜷在藤椅上安静陷入睡眠的少女。
光线柔和饱满的几乎可以看出作画者倾注的感情。

“泽维尔你大爷!老子和你说话呢你听见没有!”
“安静点。”
“干啥?你又要无事上门拜访?坎萨家那小子怕是要被你烦死!”
“……”
“唔唔唔!!(你大爷有本事别施沉默咒语你信不信老子咬死你!)”

尤文开门的时候嘴角还挂着轻佻的笑意,看到来人的瞬间笑意就没了。
黑影瞧见他的面部变化对泽维尔念念叨叨:“看吧!这小子开始不欢迎咱们了!”
“闭嘴。失礼了,子爵大人。”泽维尔面不改色的像尤文问好。
尤文很头疼的捂住自己的脑袋,像泽维尔发问:“泽维尔大法师是又来‘喝茶谈心’的吗?”
尤文最近被泽维尔缠上了,这一直是深居简出低调无比的一个人近来倒是十分热衷于外出拜访,拜访的不是其他人,就是坎萨子爵他自己。
起初尤文还是很欢迎这位螺旋尖顶第七位面的大法师来做客的,怎么说他也是这位交友甚少的大法师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可渐渐的,在泽维尔上门几次之后,他就开始不待见他了。
原因也不做他想,这位大法师似乎是有了喜欢的人。
这也就罢了,他上门是来向自己讨教讨女孩子欢心这方面事情的,作为凡赛尔臭名昭著的花花公子他当然是乐意和别人探讨这类事情的,可这个榆木脑袋愣是不肯透露他中意的女孩子的姓名,更过分的是有时候还会在他提建议的时候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他,连带着那个啰哩八索的黑影也会一直在旁边叨叨自己的建议有多不靠谱。
……
不能忍!
于是尤文很明显的用眼神已经面部表情的变化表达了自己对泽维尔的不欢迎和嫌弃。
泽维尔表情淡淡的,用平静的眼神回看。
黑影似乎又被施展了沉默咒语,在一旁飞来飞去看起来很焦躁但是就是发不出声的样子。

“子爵大人。”
三人正尴尬的僵持着,旁边传来一声问好,尤文下意识转头,轻佻的语气顺势习惯性的就蹦了出来。
“埃伦斯坦夫人,劳烦您亲自上门的事情可不多见。”









开了个新坑(我觉得我快把自己坑死了

(๑•ี_เ•ี๑)
内有婴儿车,不知道会不会被和谐

慢更——龟速更新——

(一个不怎么重要的通知(๑•ี_เ•ี๑)

各位因为琳琳关注我的小可爱,以后关于琳琳的更新不会打tag啦,而且最近在咕咕,填别的坑,琳琳的进度会放慢好多,给各位小可爱道歉昂,不过我会努力(划掉)不坑的!










我是个话唠,但不会找话题,为什么各位小可爱不来和我聊天呢,我是个容易寂寞的渣渣禾(小声BB

双生【王琳凯*2x你】

(双生鬼x你)
公举(内里还是恶魔)琳&恶魔鬼x你

OOC预警
XXJ文笔
预告(滚键盘滚出来的)
瞎JB写写(๑•ี_เ•ี๑)

oocoocooc



“你惹上了不该惹的东西,这个不能让你幸免于难,但可以给你多一点保障,记得每天贴身戴着,切记不可摘下来。”
“……凡事小心。”



漆黑的夜像是被撒旦的镰刀划过,血迹沾染上裙袂,天边泛起可怖的红色,你死死捂着嘴巴,眼瞳瞪大,即使心中恐惧像尖锥刺的你直犯恶心,却因为面前少年的一个动作不敢呜咽出一点声音。
少年表情愉悦的哼着小调,眼角余光漫不经心的扫过脚边息了呼吸的人,脚踩到尸体的衣服上蹭掉鞋底的血迹,似乎对沾上的血很是厌恶。
你不住的往后蹭去,原本干净漂亮的裙子被粗砾的石子划的破破烂烂,白嫩的手臂也被划出血迹,你却只想着离他远一点、再远一点……越远越好……

这个、魔鬼——


少年不慌不忙的走近,一脚踩上了你的裙角,轻而易举的停止了你徒劳的挣扎。
感受到布料的拉扯,你的眼瞳猛地缩小,漆黑染了赤红的恐惧直冲脑海,冲的你完全失去了思考的余力,你抬头看到少年扯起的嘴角,额发间露出的两个对称的红黑相间的角冲击着你的承受能力,让你失去理智的失声尖叫起来。
“啊————!!!”
不要……不要杀我!不要!!
“不要!!”
你的双手胡乱的在身前挥着,想要阻止少年的靠近。
他伸手拉住你的手腕,皱起的浓眉间夹出纹路,你从他泛着红的黑色瞳孔里看到了自己狼狈不堪的脸,他眼中似乎掺着警告,你被他触碰到的一瞬间心中的恐惧溢满,差点让你崩溃的强烈情绪使得你的喉口哽住,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
你从梦中惊醒,手指紧紧握住挂在脖颈间的白玉,全身止不住的颤抖,你大口喘着气,害怕带给你的不仅是窒息感,连神经也在一次又一次反复的噩梦中越来越脆弱。


——少年骨节分明的手指竖起比出了噤声的手势,黑色的眼瞳注视着你,目光看起来诚挚又纯粹,嘴角却挑起了带着恶意的微笑。







“darling怎么啦,为什么心不在焉的?”
你的肩膀被轻轻搂住,你猛地哆嗦了一下,下意识把对方推开,下一秒你反应过来,看到对方眼里委屈的情绪结结巴巴的道歉。
“啊……不好意思……我、我只是……”
“没事啦darling,你心情不好我知道的~”
他瘪了瘪嘴,说着体谅你的话,却让你觉得愧疚更深。
为了补偿你主动拥抱了他,却不自主的心头涌上了恐惧使得你颤抖起来。
他顺从的把头搁在你的肩窝,手搂上你的腰,你听见他在你耳边轻轻哼起的安抚歌谣,慢慢放松下来。

约会结束后他体贴的把你送回家,你上楼回房后,在窗边看见他的车启动离开,没一会融入了远处的黑暗里。


















“都是你,就不能谨慎点吗?”
“是她自己撞上来的,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现在没法下手,你怎么补偿我?”
“哈?谁管你,你口味真差。”
“真是,我都和你说了多少次出门捕猎的时候别顶着和我一样的脸,你这么懒得吗,施个法都嫌麻烦?”
“我才不要,变脸还要往脸上抹那个难闻到死的药水,倒是你自己变啊!”
……












放个预告,又是个滚键盘滚出来的脑洞(๑•ี_เ•ี๑)
估计会崩(๑•ี_เ•ี๑)
我还欠着两个坑呢,这个不会这么快挖的,毕竟我是看心情写文呢(自扇巴掌)(๑•ี_เ•ี๑)

最近天天在咕咕(小声BB)